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诉讼服务 > 诉调对接中心
先行调解护“薪”,农民工不再忧“酬”!
  发布时间:2022-04-25 16:57:45 打印 字号: | |

“不管讨薪路有多难、代价有多大、欠我们多少钱,都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在讨薪路上能看到国家在帮助我们……”几经周折拿到劳务费后,当事人张某某慷慨激昂地讲述着他的诉讼体会。

正值北方小年,寒风凛冽。年近60的张某某顾不上节日的喜庆和热闹,急匆匆来到丰台法院立案庭(诉讼服务中心)申请登记立案,请求被告李某某支付拖欠工资15600元。

“那天立案大厅人很多,但他却格外显眼。年岁大,衣服上沾满了灰土,一看就是长期在户外工地上干活的人。他眼睛一直盯着窗口方向,像是风餐露宿后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了一个希望之地,眼神中渴望能够尽快跟法院讲讲他的事儿。”立案导诉工作人员说。

立案庭庭长在立案大厅巡视情况时关注到了张某某,并将其引导至该院农民工维权绿色通道进行优先接待。接待中,立案窗口工作人员了解到,张某某经过朋友普某某介绍,为被告李某某打零工,管吃不管住,除去介绍人普某某每天抽取的20元好处费,每天工作9小时工资260元,张某某共计工作60个工作日,工资15600元至今未付,多次讨要始终无果,故诉至法院。但张某某提交的起诉材料中缺少被告明确的身份信息、施工地点、施工单位等关键信息,不符合登记立案要求。工作人员遂向张某某进行告知,但张某某并不接受,情绪也比较激动,一直坐在窗口请求法院帮助其讨薪。

庭长见状,跟立案审查人员说,“案件确实不符合立案登记条件,但农民工讨薪,咱们不能不管。现在他到咱们法院来,就是希望解决问题,咱们不能简单说案件不能立就不管他了。咱们是人民法院,人民群众的急难愁盼咱们得管。可以把‘案件’委派给咱们的调解员老师,请她开展诉前调解工作,最后即便没有帮张某某解决问题,也问心无愧了。”

得知可以尝试调解追回劳务费,张某某开心地说,“只要你们管我就行,结果我都能接受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”。

就这样,该案委派给人民调解员何金玲开展先行调解。何金玲在沟通中了解到,此案所涉及的劳务费不是新发生的,是三年前的劳务关系,当时在普某某的介绍下,张某某为李某某干活,普某某按日抽提费用。他们没有劳务合同,张某某为外省来京务工人员,文化水平不高、法律意识不强,无法准确提供施工地点及提供劳务的公司,只有被告李某某的姓名和电话,被告的详细住址和身份信息提供不了,能不能联系上被告也是很大的问题。

针对案件情况,何金玲迅速理清了该案的难点和风险点,希望张某某密切配合,尽力搜集案件相关人员及公司信息。调解员又尝试与被告李某某联系,但电话和短信都无人回应,后来通过添加微信终于与被告取得了联系。“好不容易加上微信了,我给他发了好多信息都不回,微信电话也不接。过了好久,他终于回复,我向他释法说理并释明诉讼风险及后果,他最终同意调解。”何金玲说。

调解工作迎来转机,但被告却又说拖欠的工资只有几千元,同意支付。但因自己现在在老家,而且目前资金紧张,要等年后才能解决。调解员先按照被告提供的地址邮寄了起诉材料,但此后,被告又消失了。春节期间,原告因工资未结就留在北京没有回家过年,不断寻找线索。终于找到了当时的施工地点和中间人普某某的姓名和电话。

何金玲立即核实施工地点,仅能确定为海淀区马甸,施工单位是某建筑公司。她又马上与普某某沟通,普某某答应可以帮助做李某某的工作。在普某某的帮助下,张某某与被告李某某就金额问题达成一致,李某某通过两次打款,支付了全部拖欠工资,双方在线签署调解协议的上午,调解员办公室窗外春暖花开、明媚可期。

“本来我的案子没有什么希望,通过法院领导和您的帮助让我看到了希望,不断努力之下最终有了结果,我很满意。这是院领导和调解员努力的结果。我从心底感激你们,为我们办了一件大实事!”历时三个月,张某某在拿到来之不易的劳务费后,通过在线调解平台向丰台法院及调解员表示感谢,“我想赠送您一面锦旗,旗上绣‘为民办实事 倡导和谐之师’”。

 
责任编辑:杨澜